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。

二十歲的我,硬背起的國文。

當時無感,現在有感,果然老祖宗的智慧還是很智慧的呀!(笑)




年少可以輕狂,可以揮霍,可以自傲自負。



可以任性可以耍賴可以自由奔放可以無拘無束,
可以一口氣講了十幾二十個字的廢話不標標點符號還不被罵;

然後,吹了二十多次的蠟燭後,
忽然覺得是不是少了些甚麼?




沉澱低調是一種跟自己相處的好方法。



沒有誰是天生完美聖人,
七情六慾再也正常不過吶!

然後我們會哭會笑,然後我們擁抱,然後學習釋放情感,
找尋比較好走的那一種路。





需要勇氣,需要自信,需要肯定,需要關注,

我也是。(淚)

你也是。(抱)




"被需要"是我轉化悲傷面對沮喪的一道光。






透過另一種方式看待生活,
把情緒情感隨著快門釋放,

有矛盾有掙扎有喜悅有悲傷,都好,



喜歡自己是多麼簡單卻又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呀!(菸)










我而立了,還在學習接受自己。也不錯。













全站熱搜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