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我討厭你對我這麼好。』
女人邊用蛋糕叉玩弄著吃不完的cake,發出嬌嗔。
(咦?這叉子的頂端還鑲著小寶石呢...可真有心...)


『對妳好,不好嗎?』
男人深吸了一口黃大衛,這位置是女人特意為他選的露天吸煙區,
縱使天氣寒冷的讓她直打哆嗦。
(咦?換了香水?.....這香味.....)


『沒呀,患得患失吧...』
以叉子的尖端挑起最痛恨的人工紅櫻桃,那鮮紅,連指尖新的荳蔻都比不上。


『別每次都玩弄食物,瞧妳,都幾歲了還像個小孩。』
煙癮越來越大,只因為女人第一次看到她吐出煙圈時那笑的燦爛的酒窩。

 

『可是我是個沒辦法給承諾的人。』
幽幽的吐出這一句的女人,模仿著男人,以哈出的熱氣當作煙霧,又笑了。

『我也是。』
男人吐出的煙圈,越擴越大,直撲向女人粉飾的臉龐。



『那我們都是小朋友囉』『也許吧』。

剩下,來不及呻吟的,糖包與愛情。

全站熱搜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