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這張圖美嗎?
漂亮的前置散景,繽紛對比的色彩,貓咪銳利的眼神,美麗嗎?


這是一個不美麗的故事,米亞的心情在拍攝過程中,
總是起伏難受,但,萬般忍耐也要將這個故事完整呈現。


這是一個發生在你我身邊的事件,’絕對存在沒人注意的角落,
近幾年,動物權利陸續抬頭,
因此也在大街小巷中產生了許多所謂的"愛心媽媽
他們餵養流浪動物,出發點絕對是好意,但需要佐以正確的做法與方向;
有時候過度的愛心造成扭曲的做法,往往將流浪動物逼上更難堪的絕路。



有位人稱貓嬤的愛心媽媽,初期開始餵養流浪貓,
並好心的將社區搬走住戶所棄養的貓咪一併照顧,
但時間久了,聚集的貓咪數量越來越多,
貓嬤對於環境衛生的問題並無處理的十分完善,
導致社區住戶請環保局將貓咪捕捉帶走,
貓嬤為了不讓浪貓們被捕走安樂死,竟然將浪貓圈養起來,
一個人生活的貓嬤又有人麼能力能將數量眾多的浪貓環境照顧好呢?
於是髒亂狹窄的籠子,關著一群一群的浪貓,苦不堪言。














當我們發現這個事件,並詢問貓嬤較詳細的過程,
才驚覺貓嬤已經圈養這些浪貓長達6年之久的時間 ,
天呀!逼近35度的高溫曝曬,沒有足夠的飲水於食物,
要怎麼想像這些浪貓所受的痛苦?!
甚至還有一年夏天的高溫來襲,浪貓受不了惡劣的環境而一次死了10隻!!


或許貓嬤一開始是出自於善意,但這種照顧方式,實在不是流浪貓所能承受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而由於長期飲養不良與沒有結紮,被關在籠裡的母貓生下來的小貓,
更是每隻都瘦弱不堪,甚至有先天的眼疾,這種情況不解決是不行的,
米亞看到的場景,是貓間煉獄嗎?














食物的不足,甚至餵以餿水,有時用人類高鹽分罐頭餵養,
這些錯誤的方式都在浪貓的身上可以看得出來反應
營養不足,皮膚潰爛,脫水,等等,太多太多的情境令人鼻酸。









要解此事件,直覺想到要仰賴貓的專業動保團體,但我們求助於頗有名氣的動保團體時,
得到的回答卻是"沒時間,天呀!也難怪台灣的動保團體名聲越來越糟!

在因緣際會下,我們遇到了Taiwan SPCA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
直接與貓嬤還有社區溝通,並約定好將被圈養的貓咪全數TNR。



TNR是甚麼呢?

TNR
是英文trap(捕捉)、neuter(結紮)、release(放養)的縮寫,
是現今唯一經過證實能有效控制街貓數量的辦法。
TNR的任務是儘可能地把一個群落(colony)
的貓全部捕捉起來,
施以結紮手術後,放回牠們原來生活的地方。結紮後的貓以剪去耳朵一角作為標記,
原地放養後由愛心照顧者繼續提供食物及照顧,並予以觀察、紀錄。
如果有還來得及馴養的小貓以及親人的成貓,則幫助牠們找到合適的認養家庭。














但是當我們隔天要將貓咪送醫檢查時,一個悲劇就在我們眼前發生了,
昨天還跑出來爭食的大黑貓,今天卻奄奄一息的躺在籠子裡,
身旁的夥伴還不斷的推著他的身軀,推呀推,推呀推,
好像在對氣若游絲的朋友講說"再撐一下,在撐一下我們就有機會了"









趕緊將大黑貓放進籠子,並將喵咪全數帶到醫院檢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到了醫院,大黑貓在手術檯上嚥下最後一口氣.......















醫生對貓嬤說,強迫關籠又沒有得到好的照顧,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。







貓咪在醫院進行了絕育手術,除了小貓需要持續點眼藥,
其他的貓咪都可以實行原地TNR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在貓咪們休養足夠,協同TSPCA原地放養,
看到浪貓自由的走路,覺得心中的石頭也放下了一大塊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人與動物無法和平共處嗎?
人類占了絕大部分的生存優勢,還要將動物的生存環境逼到甚麼程度?
當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塊土地,就都擁有生存的權利;
對於動物或寵物,請用愛跟責任來對待,
說穿了,我們只是贏在人類比較殘酷罷了。





後記:
原本皮膚病及營養不良的浪貓,米亞後續看到都精神奕奕元氣許多了:)
還會躺在米亞面前呼嚕嚕大咧咧的撒嬌呢!
而救援出來的三隻小貓,也都找到愛牠的主人了!可喜可賀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虹漾米亞 的頭像
虹漾米亞

最好的時光/愛,被記錄。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