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陣子腦子混沌的喧鬧著很多鬼怪念頭,
思緒雜亂到一個極致,全部,想說的或不想說的,
都哽在喉頭,壓在心口,
像我貪吃了幾口薯條的胃脹氣般難受。


按下快門這個動作再單純不過,
卻引發了許多自我的質疑與困惑;難受的緊,真的。


常自嘲年紀大了,老了,晚了,
不像年少時的自在那般豁達,臉皮越來越皺卻也越來越薄了,是嗎?


想回到20歲,試圖單純,溫習天真;
那個看到流星會感動得流淚的我;
那個在綠島赤裸裸不防曬不怕黑的我;
那個跟朋友在速食店點杯紅茶就能聊一個下午的我;
那個受了委屈會打給知己大哭的我,
那個看到自己喜歡的男孩會臉紅的我,
好多好多個好久不見的我,
妳好嗎?




那個因為開心所以喜歡拍照的我,妳好嗎?



偶爾,也來找我,好嗎?




全站熱搜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