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了口透明水杯裡的檸檬水,沒甚麼大不了,妳這樣說。



"人生嘛!"



"每次都把悲傷說的那麼輕鬆,少來了妳!"





妳聳了聳肩,試圖擠出看破一切的笑容給我。





"把我低悲傷~~留給自己~~妳低美麗讓膩帶走~~~"












伸手拿起MOS的抹茶拿鐵,呼!一飲而盡,


"這超好喝的。"
"對呀!超好喝的。"








"別想太多了。"










"嗯。"










"再喝一罐抹茶拿鐵好了"


















然後,妳用力吸了吸鼻子,將眼底的情緒鎖起,不說。

全站熱搜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