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這樣子的,

於是我沉默不語,思索著,觀望著,抽離這一切。




贏了爭論,
輸了真心。





不該只往未來看,該抓住的是現在的自己,
不再迎合似是而非的要求或期許,
真我躲在偽裝後面哭泣,不自覺。




鮮紫色的心臟又灌進了寶藍色的悲傷,
無法承受,於是沉沒,








藍色啤酒海,一面魔鏡,催眠師,或許足夠。

全站熱搜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