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很賤,

人真的很賤,手也是.

就是喜歡去碰觸自己的傷口,

就是喜歡將自己的自尊一次一次的踐踏,

就是喜歡折磨自己的極限,

要傷多少次才甘願?

要痛多少次才甘心?

有沒有挑戰過自己的極限?

有沒有試探過自己的忍耐程度?

是不是真的要置死地而後生?

重生真的好嗎?

那糜爛這兩個字為何存在?

墮落呢?沉淪呢?自暴自棄呢?

是不是總是找不到出口卻找的到答案?

夜深人靜時忽然想起誰?

午夜零點零三分現在算起來卻變成芝麻蒜皮的小事,

你說謊,說了多久?

你跟誰說謊?是騙自己還是騙對方?



人就是賤,喜歡問一些沒有正確解答的問題


都嘛無解
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