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昨夜的溫存,她雙頰立刻飛紅,到了耳根。
像是在向公車上的乘客炫燿似的勝利顏色,喧嘩著,


耳鬢摩蹭,時而溫柔時而粗暴,像是初識的戀人,渴望對方的身體,
因不甚熟悉而摸索許久,卻不減滿上心頭的纏綿。


她習慣性的被動姿態,默默承受一次一次的撞擊,輕輕蹙眉,
原本緊咬的下唇卻也不知何時發出急促的呼吸;


他習慣性的採取主動姿勢,只有在這個時候,是男人,駕馭女人是天經地義;


她囓咬著他的右耳,這一向是她求饒的訊息


他強押著她的右手,這一向是他下體酸麻的訊息


攤了的兩人,喘著,細細的舔著方才甜美激盪的果實汁液;


『要留電話嗎?』
『別了,留回憶就好。』

 

男人女人前後踏出了房門,禁忌的103號房門鑰匙,訕訕的笑著。

全站熱搜

虹漾米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